养老连着千万家,大学生暑假当社工感知家庭养老床位独特作用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服务倍受全社会关注。现推荐一篇女大学生暑假在合肥瑶海静安养亲护养院社工部实习体验的报告。这名女大学生来自安庆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叫陈俊朵,是大二学生,暑假用一个月时间专门实习体验家庭养老床位服务工作,通过所亲历的事情,从一个个侧面讲述了老年人群面对养老的实际情况,合肥市开展的家庭养老床位试点服务所解决的燃眉之急,还有静安养亲护养院广大社工为助老服务所付出的辛勤劳动,勾勒出了养老服务的一幅生动画卷。

 

实习体验报告原文如下:

 

家庭养老床位承载无限期待

 

2022年8月6日这一天,是我结束在合肥瑶海静安养亲护养院(以下简称“静安养亲苑”)社工部一个月暑假实习生活的日子。当离别我服务过的庐阳区享有家庭养老床位服务的长辈(静安员工都这样称呼老年人),与共事了一个月的大哥哥、大姐姐挥别,不再每天早起、冒着酷暑、走街串巷、上门服务的时候,我并非是此前的“结束了实习生活就轻松了”的想法,而是脑海中有很多东西挥之不去。下面,我从几个角度记录实习中的一些难以忘却的记忆。

 

 

 

1  家庭养老有着深度的需求

 

 ■陪长辈聊天

我学的是师范专业,来实习之前,对家庭养老床位的概念一无所知,对长辈的生活状况也并不了解。在经过短暂培训之后,我被派到庐阳区的家庭养老床位项目服务组,服务对象是这个区的205位长辈。7月7日是我的第一次上门服务,任务是送轮椅,全天上门入户6家,接着又马不停蹄地跑了一个星期,从事多样的服务,把我和另一名同事负责的服务对象都见了一面,最强烈的感受是“老年人的生活真叫不容易”。

接受家庭养老床位服务的大多数是经济条件较差、失能或半失能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他们没有条件住养老机构,生活各有各的难处。有一对老人都已年过八旬,爷爷记忆不好,奶奶身体有病,儿女只能偶尔来照护,为了防止老人外出走失,或是防止外人干扰,常常把老人反锁在家中。我们上门见到这种情况,心里极不是滋味。还有很多是独居老人,行动方便一点的是“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不方便的只能整天蜗居在家,想买点好吃的都成了困难。

在家庭床位的服务对象中,还有一些成员关系十分复杂的家庭,有的子女因为一些积怨跟父母不来往,有的长辈在中年时离异、老年时丧偶,之后又重新组合家庭,赡养责任、财产继承变得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晚年生活变得难上加难。有位爷爷自己有3个子女,十多年前丧偶后找了一个没有多少生活来源的老伴,如今老俩口身体都不好,医疗和生活的开销大,但爷爷的3个子女只愿意承担对父亲一人的赡养。爷爷想搬进养老院住,但又放不下老伴,家庭矛盾重重叠叠。

总之,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身体疾病、精神孤独、生活困难是不少老年人的共性。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人到晚年的养老问题还会更加突出。合肥市政府从年初起开始家庭养老床位试点,为老年人搞好兜底保障,使很多老人、很多家庭看到了希望。

 

2 政府兜底起着关键的作用

 

 ■为长辈安装护理床

 

试点所采用的是由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保障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安。我在服务过程中逐步知道了,这项工作由政府主导、社会养老机构承接、第三方专业机构监督评估,对符合条件的老年人开设养老床位,配置智能化和适老化设施器具,并根据个性化需求签订生活照料服务合同。

我在实习期里,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上门看望、陪伴老人,了解他们的生活以及身体情况,有了需求及时向上级反映,有了异常立即响应处理,俗语叫“每日打卡”。还有一部分时间我被安排在呼叫调度中心值班,做好呼叫应答。我切身体会到了长辈的所需所愿、还有那一个个称心如意的事。

长辈最担心的是安全,最满意的是安全有保障。服务过程中,一位奶奶亲口告诉了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令她后怕的事,她在灶头上热菜,接着去看电视,结果一锅菜烧成了焦炭,幸好装在厨房里的烟感报警器叫了,才反应过来,把火头关掉,避免了一场可能引发的火灾。奶奶不停地感谢政府的关心。静安养亲苑所负责的家庭床位,都根据老人生活需求的不同,提供了相应的智能床带、烟感、轮椅、助浴椅等服务设施,增加了老人生活中的安全感。这些智能设备终端有的直接连接到长辈亲属的手机上,随时随地能了解到情况,大大降低了老人的生活风险。

长辈最渴望的是陪伴,最高兴的是少了一些孤单。静安养亲苑为体现对长辈的尊重爱护,专门与有需求的长辈签订了免费服务套餐,派出社工以及助老员上门服务,做科普、量血压、陪聊天等。住在荣事达小区的张奶奶是一个孤寡老人,知道有上门助老服务之后,每天早早地搬着椅子坐在门前等待,她说每天一个小时的聊天是她五六年没有享受过的快乐。王奶奶过着独居生活,子女只有中午来做饭、送饭时说上几句话,其它时间都无暇顾及。自从有了上门助老服务,王奶奶的愿望也实现了。像这样的长辈我见了很多,有的见我是新来的,一进门,就打开冰箱拿冰镇饮料、拿酸奶给我,笑盈盈地跟我说话。按照规定,社工是不能接受任何馈赠的,我一一谢绝了长辈的好意,但这种朴素的真挚的情感一直萦绕在我心头。

长辈最犯愁的是就餐,最知足的是吃得营养一点。送餐不属于此次免费服务套餐范围。享受政府免费配餐只有高龄和一些特殊情况的老人,绝大多数要靠自己动手,或由子女做餐送饭。在我服务的对象中,李奶奶老俩口生活清苦,家里通常不做饭,奶奶靠老伴的低保和餐劵生活。爷爷每次领到配餐后,他自己很少吃,大部分都盛给老伴吃了。我问为什么这样做,爷爷回答了一句:“她胃口好,不吃饱不行,我可以将就点。”我听到很多长辈说,民以食为天,老了都想吃得营养一点。我还了解到,合肥市各个街道都新建了老年食堂,将来长辈就餐难事定会得到解决。

以上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但事事关联老年人的健康幸福,传递着政府对人民群众的关怀,在缓解着不少家庭的养老之“痛”。长辈或许对某件事情有些看法,但无不感谢党的好政策。

 

3 养老服务付出很大的辛劳

 

 ■静安社工团队部分合影

静安养亲苑养老服务团队采取的是以老带新的模式,大部分是年轻人,有的才迈出护理院校的校门,穿着粉红色的T恤工装,更加得青春阳光。我临时加入到这支队伍,也变得“满血复活”,一天也没有迟到早退,也没有在苦和累面前退缩半步。

盛夏之际,大家格外的辛苦,八个小时的劳动时间,要么奔走在去长辈家的路上,要么陪伴在长辈的身边。养亲苑领导关心一线的人员,为大家发放交通费、户外高温补贴,但各种劳动强度还得靠自己扛。庐阳区面积139平方千米,家庭床位高度分散,我真正尝到了一线的辛苦,难忘乘坐公交最多的一天达14次,还有一回半天时间,我们小组的负责人带着我骑电动车,在热浪滚滚的马路上断断续续骑了150分钟,汗水模糊了双眼、湿透了衣服。

考虑到长辈的生活特点、还有亲属的要求,上门服务必须提前一天预约时间,第二天按时赶赴。有时候上一个服务点延时了,后面就要在途中抢时间。有一次,我约好上午8点30分至8点50分之间去和畅园小区,为李奶奶送检修好的智能床带。结果这天早上迟迟等不上公交,眼看来不及了,我就扫了辆单车拼命赶路,半路上不慎翻车,手和腿多处受伤。我实在是不能前往,就给李奶奶打了电话,改约下午时间,接着我上医院对伤口作了处理,下午坚持上班,把任务完成了。这次“挂彩”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它让我有了教训可鉴,也学会了坚强。

养老服务的辛劳,还不完全在身体上的劳累,很多时候还来自于工作的责任重,以及一些长辈个别时候的不理解。身边的静安养老人常告诉我,长辈的事无小事,一切要以长辈为中心,做长辈的“小棉袄”。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我懂得了细心谨慎做事,也改掉了粗心大意的习惯。长辈对服务不理解的事也时有发生,有的不接听电话,有的敲不开门,有的随意停用智能设备,这些都给落实有关制度带来了难度,也考验着服务人员的耐心、以及办事的灵活性。

告别了在静安养亲苑社工部实习的时光,心有不舍,眼前浮现的还是可亲可爱的长辈,还是热情满满的静安社工。有时不禁思考养老所面临巨大压力问题,又恰似从刚刚起步的家庭养老床位建设中、从我们每一次的入户服务单的记录中看到了前景,这种模式的养老服务已逐步产生托底、保底的功能,越来越多的长辈已开始由了解、认可向信任、信赖转变,未来必将有更大发展。假如将来我有了能力和条件,我愿意为养老服务事业尽献绵薄之力。

 

(实习生 安庆师范大学大二学生 陈俊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