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度“孝行静安,爱传江淮”父母节征文比赛三等奖作品之《目送的温柔 父母的爱》


“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人到中年,当你读到这段话的时候,你的心会不会剧烈的颤动一下?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目送》中扉页上的一段话,说得既令人心酸又无奈。
 
转眼即逝的时间拖动着我们的步伐,越大越不听父母的话,越大越想挣脱,就像风筝想挣脱线圈。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承受爱我们的人追逐的目光,承受他们不舍的、他们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但我们从小到大只管着一心离开,从未回头张望过。
 
学生时代,父母天天早起做饭,晚陪复习,指望我能考上一个好的学校,而我一心就想走的越远越好,结果真的走得好远去读书。离别的那天,我欢快的坐上车,父母却用饱含泪花的双眼目送我离开,直到车子无影无踪。一别四年,却在期间勾起了我的思念,想起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自己是多么的快活,什么都不用考虑。每每长假回家,那归心似箭的心跳动得越来越快,急急忙忙打电话给父母问的却不是父母如何,而是自己想吃什么。终于到家了,等待我的是父母温暖的怀抱和满桌子自己喜欢的菜肴,而我却只顾上自己的嘴,却没想起问问父母好不好。饱餐一顿,就是甩给父母一句“我出去了”的话,然后父母又目送我的背影消失在家门口。等我再回家的时候已经好晚好晚,本以为父母已经睡去,谁知道他们仍坐在大厅等我回家,看到我还关心的问“饿了么,要不要加餐?”。我却摇摇头,洗洗跑回自己房间呼呼大睡,全然忘记给父母道一句晚安。他们目送我回房,才去自己房间睡下,仍然在想明天给我做什么吃的。而我那时候丝毫想不起让他们早点休息,我来为他们做点什么。年少的轻狂与轻浮让我失去了太多与父母温存的机会。
 
等到离开校园,步入社会,感情婚姻成了父母忧虑的又一件大事。不管父母如何细说,在我心里认定的,就改不了了。远嫁他乡,父母再一次目送我离开。而这一次再也不会像读书时候,还能一年回家两次,还能早早让父母在家准备好这安排好那了。结婚就意味着长大了、独立了,要照顾自己的家庭了。这个时候,我或许还体会不到父母送我离开时的那种百般无奈的心情,而当我在经营自己小家的时候慢慢才发现,等待是多么大的期待。
 
直至今日,离我最近一次回家已经有一年五个月了。当我快乐时就自己快乐,当我悲伤时却想到父母,想到了他们温暖的怀抱,想到了可口的饭菜,想到了很多很多。可是,我父母他们两位有什么变化呢?我思考了很久,他们变老了,身体也不如以前了。
 
打个电话回去,电话那头总是问:“思思呀,好不好嘛?”而我即将脱口而出的“爸爸妈妈”却哽咽在喉间,只好“嗯”一声,然后开始了我们的话题。不管时间长短,最后总结起来都是父母在问我好不好、家里好不好,有孩子了,又问我孩子好不好。我总在点头答“嗯”,没来得及问他们,电话就挂了。
 
不管是我离开时,父母多么不舍的目送着我;还是我生气时,满嘴唠叨的包容我;还是我伤心时,满心温柔的安慰我;还是我开心时,满是幸福的祝福我;还是我问候时,满脸舒心的表示不用担心他们,这都是父母对我爱的表现。话说风筝会断线,永远就回不来,而父母子女之间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却是永不断线的风筝,不管飞得多远,都永远在原地牵挂着、思念着、满心希望地等待着。
 
永远不能忘记父母对自己的恩情、对自己的爱,要给他们最美好的祝福,给他们最温暖的拥抱,最甜蜜的言语,让他们永远能感受到无论我身在何处,仍然是他们的孩子,仍然思念着他们。等到他们老去的那一天,我会留守在他们身边,目送他们的背影,告诉他们—“我是爱你们的”。 
 
 
 
静安金融资产管理集团 
 
       朱思思